在权益类基金取得不俗表现的同时,作为固收专家,东方基金继续保持了债券类投资的传统优势。

从一名私营企业主到副部级领导干部再到阶下囚,用卢恩光自己的话说,“想想自己走过的这20多年的路,就像一场噩梦,自己疯了”。